台州广播电视总台《台州造船业迷雾寻航》

台州电视公共财富频道“走基层 看转型——走进台州造船业”

大型系列报道《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篇目介绍


一:《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一)形势危急》

此篇报道反映了台州造船业的危急形势,数十家船厂由于没有订单无法开工,几十艘建造到一半的船舶被迫停工,台州造船业从浙江第一的位置跌落。报道通过纵向比较的方式,调用2007年造船业红火时的新闻素材,形成鲜明对比。

二:《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二)融资困局》

此篇报道通过一位船厂董事长的融资经历,反映当前金融政策下,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局,以及职能部门对船舶行业发展的历史和融资现状分析。

三:《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三)船配之荒》

此篇报道关注到了船舶配套企业,反映台州船舶配套行业的落后和现实制约,尤其是船舶行业低迷对配套产业的打击,探讨了船舶配套产业链在台州形成的可行性。

四:《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四)出走台州》

记者走访了出走台州,在宁波象山等地二次创业的台州造船人,报道了他们离开台州转赴异地创业的酸甜苦辣和面临的问题。

五:《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五)探寻出路》

此篇报道通过对船舶主管部门和船舶工业协会的专家采访,探讨了台州船舶行业的出路,提出了台州错位发展,打造5万吨以下船舶基地的设想与可行性。

六:《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六)布局船配》

此篇报道采访了台州两家船舶配套企业,一家生产救生艇,并计划向游轮进军,一家是省内最大的甲板机械生产厂家,反映了台州部分民营企业在船舶配套行业的尝试。

七:《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七)危中寻机》

此篇报道采访了方圆造船在危机中及时转型,专注三种特殊船型,在小市场上精耕细作做成全国前列。他们在危难中寻找机遇并且抓住机遇,给台州造船界带来信心。

八:《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八)内在提升》

此篇报道反映凯航船舶重金聘请了上海的专业团队来管理公司,高级管理团队的引入,不仅提升了凯航船舶的管理水平,更带来了新技术和新观念。公司通过在管理和技术方面苦练内功,勇敢应对市场寒冬。

九:《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九)各创特色》

此篇报道采访了两家在集约化生产和按照市场发展和需求不断调整船型的船厂,他们不是台州最大最强的船厂,但是却在应对危机的过程通过走特色之路,寻找到了发展的蓝海。


文稿节选:


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一):形势危急


(口播)船舶修造业是台州后来兴起的支柱产业,这个产业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经历了起起伏伏,现在,正在市场迷雾的笼罩中苦苦寻觅。为此,我们财富频道推出“走基层看转型,走进台州造船业”系列报道,今天我们来看看第一篇报道。


(记者出镜)这是灵江边上很普通的一家造船厂,这家船厂一共有11个船台,也就是说满负荷生产,他们至少可以同时开造11艘船,但是现在正在建造的船舶只有3艘,大部分船台都空着。其实这家船厂现在的情况是整个台州造船业真实情况的一个写照。台州造船业到底怎么了?今天记者就带您走进迷雾笼罩中的台州造船业。

10月14号,记者走进了灵江边上这家普通的造船厂,厂区里大部分船台都空着,加上当天下着小雨,船舱外的施工都停了下来,这家船厂显得更冷清了。王秋汛是这家船厂的董事长,说起2006年到2008年船厂红火的情形,他依然有点兴奋。

(采访台州某船业公司董事长 王秋汛)

这艘船没下水,下一艘船已经上了,这个场地就订走了,打个比方比如明年下水的,我这个场地现在就订走了,就是他还没进场但是他已经订了,订金都已经付了【就红火到这个程度】对对对【遇到现在像这样的情况你们想到过没有,可以说凄惨】可以说一去不复返了,这个机会永远不会有了。

王秋汛说的这个机会,正是台州造船业发展速度最快的时候,2003年可以说是台州造船业正式起步的一年。以临海为例,2003年,临海只有6家船厂,产值10亿元。到2005年,临海船厂已发展到11家,产值20亿元,这股造船热潮还迅速向台州沿海的三门、路桥、椒江、玉环蔓延。

2007年可以说是台州造船企业最兴奋的一年,2007年三月份,我们频道就曾对台州造船业进行了详细的专题报道。

【字幕2007年3月播出资料】

【据了解,我市大部分船厂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10年以后。

黄林育是台州市经济委员会机械冶金处处长,也是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的秘书长,他一直关注着台州造船业的发展,说到目前台州造船业的发展状况,他用了“火爆”这个词。

(采访台州市经济委员会机械冶金处处长 黄林育)从行业角度来讲,目前的船舶行业的发展相对其它行业来讲应该还好,可以说火爆,因为只有船舶行业是卖方市场,其他行业基本上是买方市场。

目前,我国造船总吨位仅次于韩国,位列全球第二,浙江是造船大省,2006年台州造船业占到全省一半以上,名列全省第一。

(采访浙江宏信船舶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可以这样讲,我们造船业赶上了好时候,我们可以这样讲,从现在开始往后六年的话,都会不愁订单,我们现在是尽量控制,如果不加控制的话,我们可以接到2015年的都可以。】

2005年到2008年底,这4年可以说是台州造船业的黄金阶段。这个黄金发展期的背后,是国际海运的空前发展和全球造船业的梯度转移.当时国际海事组织公布公约,要求在2010年前淘汰单壳油轮,全球范围内兴起了船舶淘汰更新的浪潮,当时国际海运形势一片大好,海运公司对未来充满信心;而就在这个时候,世界造船业完成了从欧洲到日本到韩国的转移,正在从韩国转向中国。民间资本雄厚、民营机制灵活的台州,迅速从中嗅出了浓浓的商机,一家家船厂在沿海滩涂上建了起来,有些船只的利润甚至达到了100%,民间流传着一个个与造船有关的暴富故事。

就是在这样火热的市场形势下,王秋汛的船台上排满了国内和国外的船只,为了满足国外船舶下水的要求,他投资2000万左右建了现在也是台州最先进也是唯一的一座滑道下水平台,然而滑道下水却仅用了一次,然后就遇到了2009年末开始的这轮低迷的市场行情。

(采访台州某船业公司董事长 王秋汛)

公司不亏多少钱,哪怕是200万以内的亏本,这个生意都做【那为什么亏本的生意还做呢】这个问题是我们企业高层的决策,一个如果企业不接订单 生意没了 ,一旦外边的客户过来,第一个印象公司没船(再造)了,看都不看,理都不理,就跑到另外一家了。第二个我刚才讲的政府层面,因为我们税收 产值也要跟上去,如果订单不接了,税收包括你的产值都没有了,对我们企业的知名度,包括银行里面的想法,(会想)他这个企业不行了,实际上这几年我们辛辛苦苦在经营,钱是没挣到。


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五):探寻出路


(口播)前几期节目中我们看到,台州船舶制造业正面临严峻的形势,无论是船厂老板还是主管部门,都在考虑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他们也在思考,台州造船业和船舶配套产业以后如何变成能抵御风浪的支柱产业,我们一起来看看记者发自基层一线的报道。

造船业是资本、技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额资金的保证和流动,但是目前,台州造船业遇到的最紧迫的问题是资金的支持,对于一家船厂来说,很可能因为一艘船投资打水漂,而影响到船厂的生存。部分船厂为了及时得到资金支持,不得不利用民间融资的方式,这也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在行业整体低迷的形势下,银行出于资金安全的考虑,不发放贷款的行为可以理解,但是很多船厂还是希望银行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采访台州凯航船舶副总经理 陈芳华)

市场低迷的情况下,银行要对各个船厂进行具体地分析,这个船厂是不是有前景,你投下去是不是有回报,市场低迷是低迷,但是造船(业)不盈利也不可能,所以这一块能够区别对待。

资金的支持能解燃眉之急,但是造船业要整体提升竞争力,将市场波动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台州造船业是从小吨位的散货船和小渔船起家的,目前还是以5万吨以内的散货船为主,散货船进入门槛低,前几年需求量大,所以台州造船业前几年非常红火,也积累了资本和初级技术工人。退休前在技术先进的上海沪东船厂供职的船舶专家陈芳华认为,只是放在全国船舶工业的背景里,台州造船业依然很低端。

(台州凯航船舶副总经理 陈芳华)

管理的理念啊,技术的标准啊,造船的工艺啊,还是比较简单一些的,像这样的模式在市场好的情况下应该可以生存,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特别在现在比较低迷的情况下,有些船厂生存的机会可能少了一点。

但是,经过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台州造船业虽然在技术和装备方面提升不少,不过还是主要集中在一两万吨的散货船,产品同质化严重。台州造船业也需要转型升级,也需要考虑开发其它船型。

(台州市经信委机械冶金处处长 黄林育)

我们这些船厂的话,应该有自己的主打船型,把这种船型做好了,哪怕是一个船型,你自己做好了,这个品牌打出去了,(技术工人)熟练程度加强了,来弥补我们在其它技术力量上的不足是很有好处的。

目前,台州部分船厂在这方面已经开始行动,方圆船业在客滚船这一细分市场已经做到了全国第一,强辉船业的化学品船也开始在市场中站稳脚跟,而这两家船厂,也是在这轮危机中受冲击比较小的。

记者在船厂采访期间,多位企业负责人都提到政府层面能否减少一部分税收,尤其是在当前船厂生存困难的情况下。

(采访台州方圆船业董事长 台州市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台州相对来讲税负是比较重的,同在一个行业,温州跟台州差不多,但是我们台州、温州,跟舟山、宁波税负差一倍左右吧,所以我们到全国各地去,都能碰到(造船的)自己老乡,他们愿意走的原因,税收是其中一个方面。

目前,台州造船企业征税是按照一般纳税人,不是按照大部分地区采用的按吨位纳税的方式。市经信委机械冶金处黄林育处长也呼吁,台州目前针对造船企业的计税方式可以考虑改变一下了。

(采访市经信委机械冶金处处长 黄林育)

吨位计算一个比较直观,还有一个税负的话,2008年10月以后和以前比税负提高了很多,现在船舶企业这么困难【普通一万吨的散货船税负差别有多少】

一万吨的话原来税负一百八十多万,现在起码要两三百万,这个税收增长真的很高。

虽然目前台州造船业还在艰难前行,但是部分造船企业已经开始转变,台州造船企业的一个个掌舵人,正在把台州人所具有的山的硬气海的灵气,用来搏击市场的风浪,他们自己也有信心,一起在市场的迷雾中为台州造船业找到新的航向。

(采访台州方圆船业董事长 台州市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把暂时的现象看成永远的是不对的,所以好的时候要看到严冬要来临,差的时候要看到春天快要到了,任何一个企业 任何一个行业,关键是调整结构跟着市场。


台州造船业 迷雾寻航(七):危中寻机


(口播)我们继续关注“走基层、看转型——走进台州造船业系列报道”,台州造船业整个行业低迷,但是也有部分船厂想出了很多应对的方法,我们今天就来看看他们都是应对的。


(记者出镜)海装8号是方圆造船刚刚下水的一艘客滚船,其实像这样的客滚船,方圆造船在年底前要交付6艘,明年的时候 这6艘客滚船,都将穿梭在琼州海峡里。为什么在同样的环境下,方圆造船红红火火呢?记者今天就带您走进方圆造船探访其中的奥秘。

记者来方圆造船采访的时候,董事长金文林刚刚接待完海峡客运的船东,他们今年给方圆造船下了7艘客滚船的订单,明年还有一批订单等着生产。

(采访浙江方圆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这两年由于(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客流、物流都多了,运力上升很快,所以我们做的客滚船,下面运汽车,运四十六辆标准车,上面运980位客人,所以这一块来讲市场还是可以,我们下一步发展就是发展旅游的船,豪华型的旅游船。

除了公司董事长的身份,金文林还有一个社会职务——台州市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他进入造船行业已经有20年了,是台州造船界的元老级人物。金文林开始造船的时候,也是和现在大部分船厂一样盯着散货船,因为当时散货船门槛低、市场需求大,但是金文林是一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

(采访浙江方圆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我们遇到过三轮危机,三次起起伏伏,我们临海实际上不临海,不靠海,我们的产品都要靠卖到外地去,卖到国外去 卖到外省市去,如果我们这里没有特色的话,他们家门口都能造,何必要到临海来造呢,我们价格方面优势也不是特别明显。

出于这样思考,2005年台州造船热潮开始的时候,金文林离开了给自己带来第一桶金的散货船领域,已经在专注生产客滚船、工程船和油轮了。产品一转型,金文林除了跑市场,最操心的就是技术了。

(采访浙江方圆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我们今年是浙江省的高新技术企业,去年就有8项专利,今年也有6项专利,所以我们一直把技术进步,作为产品转型升级的一个主要落足点,我坚持认为,不愁没市场 只愁没产品,只要有好的产品自然会有很好的市场。

这话一点不假,方圆造船专注船舶细分市场,就是认准了这三种船型,再小的市场也值得精耕细作,虽然不像散货船的需求量那么大,但是他就是要把这三种船做精。现在,方圆造船客滚船全多第一,工程挖泥船全国第三,拖轮全国第五。

(采访浙江方圆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市场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细分市场里面我要做到最大,我每块产品也一样,包括这些工程船也一样,你像这个日本人的都放我们这里造,挖泥船,他日本人自己都放到我这里,8000立方米的挖泥船【虽然可能市场小,但是你一直保持住】对,我一直保持住,人家想起造这种船就会想起我。

采访的时候金文林告诉记者,他不仅只想着自己造船厂要好过,还希望同行们都好过,因为台州造船业强大了,他的订单也会更多,所以他很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他认为,自己的船厂只造三种船,靠船型取胜,台州也得有自己的定位和特色,低小散的的台州造船业可以考虑紧盯5万吨以下的船舶市场,和江苏、上海、辽宁等大船厂错位发展,让造船界说起5万吨的小船,就想到来台州。

(采访浙江方圆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台州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 金文林)

我始终坚持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你现在做好准备 将来还有机会,所以任何一个好的企业,差的企业,关键是转变,唯独不变的是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