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广电总台《2005年度 母爱无言》

2005年台州电视台《纪录》栏目播出

荣获2005年度浙江省新闻奖、广播电视新闻奖一等奖

作者:傅飞鸣 裴超明 茅伟光 高建平 陈鹏臻 葛昕


母爱无言

片头:这个女孩有着不同寻常的身世。

这张小脸掩藏了太多的不幸与辛酸。

这位母亲与女孩有着怎样的深情。

他们的故事,解读了太多的感动和真情

出片名:母爱无言

(解说)照片上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名叫陆陆,这是她在一年前拍的照片,当时她才三岁多,谁也不会想到,现在,这个曾经快乐得像天使一样的小女孩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黑屏:

(解说)陆陆的家在台州市椒江区,陪着陆陆一起做游戏的是她的妈妈罗雪华。

(陆陆给妈妈打针) 

陆陆:挂完了,再挂一瓶。 

妈妈:陆陆,你的小鸟该买吃的了。 

陆陆:钞票没有了。 

妈妈:钞票哪里去了? 

陆陆:输血去了……。

(解说)和照片相比,眼前的陆陆瘦了许多,而且有些憔悴。不过,陆陆今天的脸色已经比前一段好多了,因为几天前她刚刚在医院输过200CC血,这些血能让陆陆维持二十多天,到了月底还要再输。五岁的陆陆也许还不知道,这一次次的输血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却十分清楚,为了给自己输血,家里已经没有钱了。 

罗雪华(同期声):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把房子全部租出去了,我们楼上一个卧室,这是楼下,楼上都租给人家了,只留一间自己住。 

记者:原来这个房子也是租出去的吗? 

罗雪华:没有。现在小陆陆生病,她又要花那么钱 

一天在家里挂盐水,都要花100多块钱,像今年二月初到现在,花了六万多了,接下来今年还要花多少钱都不知道。现在(陆陆)体质越来越差,一感冒就是不行,我唯一担心小陆陆,她能不能挺过去,挺多长时间都不知道。 

(解说)陆陆得的是一种贫血病,血液中的含铁量远远超出正常标准,因此自己造出来的血不能使用,从被正式确诊那天起,陆陆每个月都要到医院去输血,这一输就是五年。五年中,为了给女儿治病,罗雪华已经花掉了家里的几十万元积蓄,并且还借了很多外债。对于妻子这种执着的做法,丈夫陆仙春也开始不能理解,有时候甚至还吵着要和她离婚。 

陆仙春(同期声):我知道肯定负担很重的,说实在的,如果我们老了,退休费什么都没有,养老保险都没有,我现在没有稳定的的收入,讲句实在的话,不一定的,牢骚讲这个事肯定都有的。 

罗雪华(同期声):你说我老公吧,我们不可能说他不好。这个钱反正都是他出的,你说是不是!如果没有他出这个钱,我们也不可能把小陆陆带到现在。他们出去辛辛苦苦出去挣钱,回到家里,老婆又没有在家。不管我们家里、邻居,还是我们家的亲戚,都说,像我老公这样的人,天下也是没有的。 

(解说)那么小陆陆的病到底有没有治愈的可能?爸爸不支持妈妈给她看病是否还有别的原因呢?这还要从头说起。 

(解说)2001年,34岁的罗雪华和丈夫经营着一家大排档,生意很红火,收入也非常可观。这一年3月的一天,店里雇佣的一位伙计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抱到了罗雪华面前,他说,这个孩子是他亲戚的,亲戚不想要了。当时因为罗雪华一直没有生育,两个人一商量,最后收留了这个孩子。 

罗雪华(同期声):开始小陆陆一天一天瘦下去了,。。我就把她带到我妈妈家最好的医院去查,那里的医生一看就知道了,他说,你的小孩子得了血液病,这么小的孩子。他就这么跟我说。我一听,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解说)由于当地的医院还无法准确地判断出小陆陆到底得了哪种血液病,罗雪华又带陆陆来到上海,在陆陆五个月大的时候,上海新华医院最终确诊,陆陆得的是“铁粒幼细胞性贫血症”,这种病目前在国内外都极为罕见。 

罗雪华(同期声):医生就是这么劝我的,他说:你放弃好了。他说如果即使你的生意这么做下去,你们家里有几百万,这样治下去的话,也会人财两空。我说,孩子来到世上,还不到一周岁,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样,我说等她活到一周岁再说,反正到了一周岁,我也不可能放弃的。 

(解说)从陆陆被确诊那一天起,罗雪华夫妇的生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了照顾陆陆,罗雪华关掉了原本经营得很好的大排档,寸步不离地在家照顾陆陆。丈夫也跟随渔船外出打工,每次出海都要十几天。为了不让丈夫担心,罗雪华对丈夫隐瞒了陆陆的真实病情,她告诉丈夫,陆陆只是体质比较差,到了三岁就会好的,而每次趁丈夫出海时,罗雪华就带着陆陆到医院去看病输血。2002年,陆陆一岁的时候,在不知道陆陆是否能治好的情况下,罗雪华做出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决定:为陆陆办理了独生子女证。 

罗雪华(同期声):当时领养这个办收养证的时候,小陆陆就生病生的挺厉害,老输血,老输血,我和我老公商量,小陆陆这么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万一如果有小孩的话,那小陆陆怎么办?我就跟我老公商量一下,先把那个独生子女证办了以后,我说如果有了小孩,不可能每天自己还带着小陆陆到这家医院,那家医院去看,于是就把这独生子女证领了。 

记者:就领这个独生子女证的时候,你们就决定不再要孩子了? 

罗雪华:不再要孩子了。那要孩子的话,也是有点不公平,如果小陆陆身体好的话,自己生一个也没有关系,她身体也不好, 

(解说)为一个随时都可能离去、又不是自己亲生的养女办了独生子女证,罗雪华的这种做法让周围的人都无法理解,有人甚至说罗雪华是个傻子。而命运似乎也总在捉弄罗雪华,2004年,陆陆四岁的时候,一直自认为无法生育的罗雪华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罗雪华(同期声):我表妹坐这里,一测,测出来,表妹说,表姐你真的怀孕了。我老公高兴死了,跳好高,我女儿也高兴死了,把那个东西就拿过去了,她说妈妈肚子有,我一下哭的挺厉害。 

(解说)然而,在短暂的喜悦之后,罗雪华又做出了一个让丈夫和家人都无法接受的决定 

罗雪华(同期声):我就跟我老公说,(虽然)我有了,我不可能留下这个小孩。 

(解说)罗雪华最终放弃了自己的这个亲骨肉,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陆陆身上。五年来不间断地的输血,小陆陆的体质已经越来越差,医院多次发出病危通知书,为了能得到丈夫的支持,罗雪华此时仍旧对他隐瞒着女儿的真实病情。 

(解说)2003年2月,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了这个事情,并制作了一期节目在当地播出。而罗雪华的丈夫陆仙春也正是这次才从电视上得知女儿的真正病情,并了解到这种病的严重性。 

罗雪华(同期声):(丈夫知道后)发脾气,我基本上都不回答他,反正这都是我的错,我都不回答他。他说的话有时候都是挺难听的,都是说离婚离婚,我说你离婚好了,我就带着小陆陆,我不可能放弃小陆陆,我就这么跟他说。 

(解说)这是结婚以来,夫妻间第一次吵架,虽然对妻子的做法很难理解,但第二天一大早,陆仙春又冒着生命危险出海了,而每次出海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把挣来的钱交给罗雪华用来给陆陆治病,对于丈夫,罗雪华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愧疚。 

罗雪华(同期声):我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到小陆陆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孩子。我都根本不相信她得了这种绝症,小陆陆看到了我掉眼泪,她马上拿个餐巾纸,给我擦眼泪,她说妈妈不要哭,不要哭,我一哭,她也哭, 

(解说)现在,除了每月输一次血,每周罗雪华还要带陆陆去医院至少输五次液,用来降低陆陆血液里的铁含量。五年了,近两千个日夜,罗雪华就是这样挺过来了。今年三月份,罗雪华的亲戚在网上看到了一条信息,说广州的一家医院对于治疗小陆陆的病或许能有些帮助。在事先和那家医院取得联系后,罗雪华在婶婶和妹妹的陪同下,带着小陆陆来到了广州。 

(广州医院,陆陆打吊针) 

陆陆:阿姨慢慢,阿姨慢慢…… 

(解说)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医生告诉罗雪华,小陆陆现在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 

郝文革(广州市妇婴医院主任医师):她(陆陆)体内的铁负荷已经超过了1500纳克每毫升,这就是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水平,大于1500纳克每毫升是没法检测到的,像这么高的铁负荷在体内,可能会对心脏、肝脏,甚至破包括其它的脏器,如肾上腺等等脏器,会造成一种永久性的损伤,比如说出现肝脏的纤维化、甚至到导致肝硬化,或者心脏功能的衰竭,而这种衰竭以后小孩的生命是会受到威胁的。那从根本上来说,解决问题的方法还是要经过造血干细胞移植,造血干细胞移植就分为非亲缘性的和亲缘性的,而亲缘性的是最好的。

(解说)医生的这些话让罗雪华又多了一线希望,她立即打电话找到当初把小陆陆送给她的那个伙计,这个伙计告诉他,小陆陆的亲生父母现在在江西老家,而且在这个家小陆陆还有个亲生的姐姐,这位伙计最后还将对方的电话告诉了罗雪华。罗雪华立即拨通了陆陆亲生父母老家的电话,他们也表示同意配合陆陆的治疗,看来这下子陆陆的病有希望了,然而正当罗雪华等人为此高兴时,情况突然又发生了变化。 

罗雪华(同期声):我说你(陆陆生母)能把你的大女儿配对一下,她说第一天好好,第二天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就是不同意,她说,她如果把女儿带过来,她的外婆就要去死掉,我那天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解说)刚刚出现的一丝希望又破灭了,看着病床上一天天瘦下去的女儿,罗雪华又给那位伙计打了个电话,希望通过他做通陆陆亲生父母的工作。在这次通话中,罗雪华知道了陆陆的亲生母亲现在又有身孕了,而且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产。这个好消息让罗雪华和医院的医生倍感兴奋。 

郝文革(广州市妇婴医院主任医师):对于小陆陆来说她的亲生父母刚好怀孕了,那这样来说有四分之一的机会,那个骨髓(配对)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机会,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放弃这机会对小陆陆来说是不公平的,我们应该尽量去争取机会。 

(解说)由于江西的医院目前还不具备采集脐血的条件,主治医生建议罗雪华继续做陆陆亲生母亲的工作,争取能让她到广州来生产。情况紧急,罗雪华再一次拨通了江西的电话。 

罗雪华(同期声):她就不同意来……。我打电话叫他母亲过来,她母亲前天晚上说夜里就要生了,我和我妹妹,还有我自己的亲戚在这里就哭起来了,叫他们过来他们都不(过来)。天下哪有这样的父母亲的。 

(解说)两次请求都遭到了拒绝,罗雪华还是不忍放弃,她仍然一次次拨打江西的电话,企盼着骨肉亲情能让陆陆的亲生父母改变决定。 

(打电话,换一个手机打,还是不接电话) 

(解说)此时的罗雪华深深地知道,陆陆亲生母亲生产时的这份脐血对于挽救陆陆的生命来说有多么重要。在多次拨打电话都无法打通的情况下,罗雪华又给那位伙计打了电话,但也许是迫于陆陆亲生父母的压力,这位伙计此时也不再提供任何线索和帮助。 

(解说)为了给女儿治病,罗雪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只身一人去江西寻找陆陆的亲生父母。

(解说)收拾好行装,罗雪华把女儿陆陆托付给婶婶和妹妹照看,然后踏上了前往江西的路途。此次去江西,罗雪华并不知道陆陆亲生父母的具体地址,只知道他们家大概住在江西省崇仁县。 

(解说)到达南昌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此时已经没有去往崇仁县的长途汽车了。罗雪华只好在南昌住下。这一晚对于罗雪华来说,是个难挨的不眠夜。 

罗雪华(同期声):她不在我身边 我真的很担心她(陆陆)。她现在还住在医院里面,你说我怎么不担心她。小陆陆好像我自己的命一样,我情愿我自己少活几十年。 

(解说)这一晚,罗雪华既挂念此时正远在广州医院的陆陆,也十分担心明天能不能找到陆陆的亲生父母,即使能够幸运地找到,他们又肯不肯和她一起去广州呢? 

罗雪华(同期声):这个(脐带血)对小陆陆来说是救命的,如果找不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如果他们(陆陆亲生父母)跟我说好话,我就跟他说好话,他如果不跟我说好话,我真的是,如果找到他,他(陆陆亲生父母)不来我都可以给他下跪,叫他过来。 

(解说)第二天一大早,罗雪华坐上了前往崇仁县的长途汽车,经过五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达了崇仁县城。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在哪儿?下一步该往哪里去?此时的罗雪华还一无所知,万般无奈之下,罗雪华决定用当地的号码再给小陆陆的亲生父亲打个电话,试试运气。 

(解说)手机关机,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再次中断,就在这时,罗雪华忽然又想到小陆陆的亲生父亲曾经用一个固定电话和她联系过,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罗雪华拿着这个电话号码来到了电信局。 

工作人员:那你需要查他电话号码是干什么用? 

罗雪华:我找他有急事,为了救人。 

工作人员:你有他电话号码了,那你现在是要干嘛呢? 

罗雪华:是这样的,他不要了一个女儿,我捡来了,这个女儿得了一种血液病已经五年了,他的女儿现在需要脐血移植。 

工作人员:现在是要查他的地址是吗? 

罗雪华:请你帮忙,麻烦你帮忙查一下。 

(解说)在得知罗雪华的真实情况后,电信局的工作人员经过请示,帮助她查到了登记的地址是崇仁县航埠乡下章村,登记的姓名是章省之,而这个人并不是小陆陆的亲生父母。那么这个章省之到底是谁?他和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又有什么关系呢?找到这个章省之就能找到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吗? 此时的罗雪华并没有多想。拿到这个地址后,罗雪华顾不上吃饭,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下章村。

(解说)在一位好心村民的带领下,罗雪华找到了章省之家。经过交谈,罗雪华得知章省之正是小陆陆亲生父亲的哥哥。 

(解说)章省之告诉罗雪华,小陆陆的亲生母亲现在还没有把孩子生下来。他还说,陆陆的亲生父母之所以不同意去广州,是因为他们这些年一直没有办理结婚证,而且为了要个男孩,他们已经违法超生了。 

(解说)无论罗雪华怎样解释,章省之始终不肯帮她直接联系陆陆的亲生父母,双方僵持了好一会儿,他才拨通了陆陆外婆家的电话。 

罗雪华(同期声):喂,你能叫一下你的女儿吗?你女儿在旁边吗? 

陆陆外婆:女儿没有在,干什么啊。 

罗雪华:我有事啊,找她。 

陆陆外婆:什么事啊? 

罗雪华:我找她很急的事,你女婿在不在啊?女婿呢? 

陆陆外婆:你听我,你是那个小陆陆的母亲,是不是啊? 

罗雪华:是的。 

陆陆外婆:说到那(广州 )去,去不了。 

罗雪华:我跟你说,这个不是说,我跟你说…… 

陆陆外婆:我做妈妈的,我有点不同意,我做妈妈的是什么(意思),那个小孩是好的、破的家庭,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到这里,一直在找她的亲生母亲的麻烦?你是大坏蛋,我做妈妈好难堪,我做妈妈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 

罗雪华:什么时候找你女儿麻烦,我为女儿服侍这么四、五年,我找你女儿麻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你是不是有一点良心,如果有一点良心,你不会说这种话,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解说)这次和陆陆外婆的通话,让罗雪华感到十分委屈。 

罗雪华(同期声):给她外婆看,叫她看一看,他们怎么狠心(放弃)这个小孩子。你看她挺聪明的。 

(解说)尽管陆陆的亲生父母此时已经知道了罗雪华的到来,但无论罗雪华怎样苦苦哀求,他们始终不肯出来见面。此刻的罗雪华,对他们已不再抱任何幻想,她决定立刻返回陆陆身边。 

(解说)妈妈出远门已经两天了,这是五年来陆陆和妈妈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一天早上,陆陆的身体又有些不舒服了。 

(解说)中午睡了一觉,小陆陆的精神好了一些,她和同病房的小朋友玩起了游戏。 

(解说)快乐的陆陆此时并不知道,如果妈妈这次无功而返对她来说将意味着什么。 

(解说)就在罗雪华乘坐的出租车刚刚离开下章村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章省之给她打来电话了。 

罗雪华(同期声):她父母亲如果不同意这个事,小陆陆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你知道吗?就在你的旁边,刚刚出来。我同你说,他如果钱需要方面有困难,你就叫你弟弟说好了。不是一万两万的,是不是,如果我没有,我可以向人家借借来给他。 

罗雪华(同期声):他叫我回去,希望是有点,能不能答应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希望又泡汤了。 

(字幕)一个小时后,罗雪华见到了小陆陆的亲生父母。 

罗雪华(同期声):脐血能救小陆陆,你看看你的小陆陆吧,我怎么说呢,她长得多么可爱,你们自己瞧一瞧。如果你提出来,我们能办得到,我们尽自己一切力量来办。 

陆陆的生父:我不是要条件,你也有一部分,我也有一部分,对吧?我是亲生,你是养的,大家都有份。 

(解说)经过近四小时的谈判,小陆陆的亲生父母提出,罗雪华要先答应他们提出的条件,他们才会考虑去不去广州。 

罗雪华(同期声):我跟你说,他说叫我们放一万块钱放在这里。 

(解说)由于身上没有足够的现金,在写了书面保证并预付了一千元现金后,陆陆的亲生父母和外婆才同意和罗雪华一起前往广州。 

罗雪华(同期声):有的时候小陆陆人不舒服了,我就这么想 如果小陆陆哪一天如果她走了,我怎么办?这个机会失去了对小陆陆来说,她还能够存活多久也都不知道的,只有你这个做母亲的才能给她这个机会,我只有帮助她找医生、找什么,现在找到了,总算有个盼头了,你说对吧,苏梅。我都不相信,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得了这个病就不能治。 

(解说)这一天早上,赶到医院时,小陆陆还在熟睡中。 

(广州市妇婴医院,医生给小陆陆的父母介绍病情) 

郝文革(广州市妇婴医院主任医师):别人的脐血行不行,那个成功率非常低你说别人骨髓行不行?行,但是并发症相当高,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输同胞的脐血,同胞的脐血是非常好的。里面这个小孩子,他跟这个病不是一个病,但是相同道理,他父亲给他供髓,现在已经治活了,还是不错的。说回头了吧,我们都想保住小孩子。 

(解说)正谈话间,罗雪华的朋友给她送钱来了。 

(解说)最终,陆陆的亲生父母收下了5000块钱,罗雪华在为他们交纳了这次生孩子所需的全部住院费用后,带着小陆陆回到了台州家中。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小陆陆的生命能得到延续。然而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命运再次和他们母女开了一个玩笑,两个星期后,小陆陆的亲生母亲曹素梅生下了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的脐带血和小陆陆的配对并没有成功,不仅如此,陆陆亲生父母和她的骨髓配对最终也失败了。 

罗雪华(同期声):我的心愿就是不管小陆陆长大了对我们怎么样,好坏都不要紧,就是回到她妈妈那里去,我都没有关系,只要她能够把病治好,能够活命下去,别的我都没什么关系,有的时候人家都问我,你现在这么辛苦把她带起来,如果小陆陆有一天回(亲生父母)家去的话,你怎么办,我说只要小陆陆能够健康地活下去,我都没关系,回到她妈妈那里去都没关系,只要她的命保住了就行了。 

(解说)这次配型失败后,陆陆的亲生父母返回了江西老家,此后,他们再也没和罗雪华取得联系。经历了又一次的大喜大悲,罗雪华开始重新为陆陆寻找配型,她说,只要还有一分希望,她就不会放弃,她相信自己的真情会感动上苍,她相信上苍会给她一次奇迹,为她挽留住女儿的生命。 

(字幕)此次配型失败后,小陆陆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并再次住进了医院。 

小陆陆仍然靠每月输血维持着生命。

罗雪华还在为陆陆寻找新的配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