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通以化达,文盛则民熙。文以载道,道以化人,是为文化。

根深才能叶茂,源远方见流长。台州建置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丰厚,先民携中原文明至,而推动社会进步,到南宋呈勃勃生机、群星璀璨局面,遂有“小邹鲁”之誉。台州先贤往哲众多,著述艺术传世者为数可观。晋朝孙绰作《天台山赋》,南朝齐顾欢在天台山、唐朝郑虔在台州州城办学等,即为本土文士成长铺垫。南宋朱熹传道台州,承伊洛二程之学,而台人特盛传其衣钵,人才辈出,教泽深远。前贤仪型,足为后人学习楷模;先哲风范,足供后人取则景仰。

转益多师,贵出乎己。台州文化善于创造,宋陈骙《文则》系中国文法修辞学开山之作,诗人戴复古为“江湖派”领袖,史学家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是“《通鉴》学之功臣”,柯九思书画乃元朝文人画之翘楚,项斯甫登诗坛,即引“逢人说项”之潮。台州在佛道宗教文化中居于崇高之位,弘扬教义,传播海外,引得远人向风慕化,重译来师。故台州之名满士林,非但造化之功;风靡四海,端因创新之力。

“圣代科名酬志业,仙山秀色助神机”。今逢盛世,重熙累洽,台州政通人和,既为文人成长之所凭依,亦是文人施展身手各呈妙技之良机。社会生活之多姿多彩,是取之不尽之素材,创作灵感妙思不竭之源泉。先哲文化遗产之丰富,适成学者研究之材料,取资之梯航,深造之台阶而超越之目标。文化人须有求道之心,追求崇高,砥砺磨炼,则品格自华;弘道之志,由技进于道,复由道而溥于苍生,弘扬正气,激浊扬清,则境界自出;传道之责,师法贤哲,与时俱进,诱启来学,薪尽火传,则血脉通畅,而风规自远。